您的位置:首页 > 元绪律师事务所 > 元绪案例 > 正文

王某某故意伤害案

作者:元绪 来源:元绪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8-11-05 16:24:48 点击次数:31

  【案情简介】
  被告人王某某、陈某与被害人王某因琐事发生争执,2016年10月30日14时许,王某某伙同陈某携带一把长水果刀、一把短水果刀和一把菜刀至本市成华区二环路北四段2号附X号茶楼内找到事先约好在此等待的王某,见面后王某某踹向王某椅子,被害人王某用玻璃杯砸向王某某,两人扭打起来,王某某遂用拿在手上的水果刀刺向王某颈部、头部,至王某的颈部面部多处受伤,随后跟上来的陈某使用菜刀砍向王某背部。被告人王某某、陈某在他人报案后在现场等待,并如实向公安机关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经四川旭日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害人王某中度休克,面部瘢痕遗留。咽部损伤遗留吞咽功能障碍,综合评定为重伤二级。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认为被告人王某某、陈某的行为触犯刑法,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辩护意见】
  四川元绪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王某某家属的委托,并指派我担任王某某一审阶段的辩护律师。接受委托后,通过会见当事人,查阅案件全部资料,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辩护律师认为,现有证据足以证明被告人王某某构成故意伤害罪,对其定性无异议。据此,根据被告人王某某的整个犯罪过程,作有罪罪轻辩护,提出以下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具体如下:
  一、被告人具有自首的法定情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可见,自首的前提条件是,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二者缺一不可。而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中,明确了哪些情况构成自动投案,哪些情况构成如实供述。其第一条第一款规定:“《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七种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体现了犯罪嫌疑人投案的主动性和自愿性。根据《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的规定,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2.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可见,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没有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构成自动投案。而本案中,案发现场位于茶楼的大厅,当时正是被告所在QQ群活动时间,有较多群成员参加了本次活动,并且茶楼的工作人员以及其他顾客也在现场,根据当时案发的状况,报警已成必然,任何人都能够预见这一情况,当然也包括被告人。其次,被告人王某某并没有逃离现场,并没有逃避法律责任的行为。最后,被告人王某某归案以后,在府青路派出所办案民警一般性排查询问时,被告人王某某就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并且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的逮捕意见书和起诉意见书,以及公诉机关提交的起诉书均对被告人王某某的自首情节予以认定。
  据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第三条第4款:“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自首的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恶意利用自首规避法律制裁等不足以从宽处罚的除外。”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第三条第13款:“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自首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恶意利用自首规避法律制裁等不足以从宽处罚的除外。(1)犯罪事实或犯罪嫌疑人未被办案机关发觉,主动直接投案构成自首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一般不应超过四年…”的规定,建议成华区人民法院综合考量案件情况,以及被告人王某某认罪悔罪的态度,对王某某减少40%的基准刑。
  二、王某某已经全额履行其民事责任,并取得被害人王某的谅解。
  案件发生后,王某某及其家属积极与被害人王某联系,赔礼道歉,支付了王某共计42万元的费用,取得被害人王某的刑事谅解,王某对王某某的其他民事责任予以免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第三条第9款:“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第三条第18款:“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的规定,建议成华区人民法院综合考量案件情况,对王某某减少40%的基准刑。
  三、被害人王某对于引发本案的发生存在明显的过错
  根据《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第三条第20款第(2)项:“被害人对犯罪发生有明显过错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可见,被害人对引发刑事案件的发生具有过错的,可以对被告人从宽处罚。
  1、被害人王某所针对的是本案被告人
  本案中,被害人王某在案发当天上午在当事人都在的QQ群,采用刷屏并直接@被告人的方式辱骂两被告人,而该群成员达到1000多人,分布范围广,影响范围大。并且同案犯陈某系该QQ群管理员,经常组织群成员参加活动,群成员对于陈某的有关情况,以及被告人王某某系陈某男友都是清楚的,王某人身攻击的当然就是陈某和王某某。最后,在案发前一天,被告人与被害人在该茶楼因为琐事还发生过争执,被害人还想打被告人王某某,被其他人员制止才未实施。
  2、本案系双方邀约打架斗殴,且系被害人王某提出
  根据QQ群的聊天记录显示,首先是被害人王某提出要弄两被告,且在该群里面多次扬言要弄两被告之后,同案犯陈某才与王某邀约在基地(也就是茶楼)打架斗殴。证实具有对方的邀约,两被告才携带刀具赴约的。可见被害人王某对于引发本案的发生具有明显过错,且本案不属于报复犯罪。
  四、两被告所携带的刀具不属于管制刀具
  本案的作案工具是两把水果刀和一把菜刀,而这些刀具均属于家庭生活所必备的家庭用具,并且现有证据资料中,均无任何证据证明本案的作案工作符合《管制刀具认定标准》所规定的标准。
  五、被害人王某所构成的伤残等级不能作为评判被告人罪责的依据
  根据四川旭日司法鉴定所法医临床学司法鉴定意见书,该司法鉴定所于2017年1月18日接受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区分局的委托对王某进行损伤程度鉴定和伤残等级鉴定,该司法鉴定所参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GB18667-2002)相关规定,评定王某构成三处十级。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发布<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的公告》规定,自2017年1月1日起,司法鉴定机构和司法鉴定人进行人体损伤致残程度鉴定统一适用《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而本案中,四川旭日司法鉴定所于2017年1月18日接受委托后,还是参照旧的标准对被害人的伤残予以认定,法律适用错误。因此,四川旭日司法鉴定所法医临床学司法鉴定意见书评定的被害人王某的伤残等级不能作为评判被告人罪责的依据。
  六、被告人王某某还具有以下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
  1、被告人王某某系初犯
  王某某在案发以前,并没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被告人系初犯。
  2、本案系民间纠纷引发的刑事案件
  根据《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第四条第(二)款第5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1)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引发…”恳请贵院综合考量案件情况,对王某某减少20%的基准刑
  综上所述,建议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依法予以认定被告人王某某的上述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以及本案存在的特殊情况,对被告人王某某减轻处罚,并建议对被告人王某某适用缓刑。


  【判决结果】
  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王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裁判文书】
  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陈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王某某、陈某所犯罪行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本案系共同犯罪,二被告人相互共谋,均积极实施伤害行为,不易区分主从犯,本院根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具体作用分别处以相应的刑罚。被告人王某某、陈某明知他人报警而在现场等待处理,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王某某、陈某向被害人进行了赔偿并取得谅解,可以酌定从轻处罚。故对被告人王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王某某成立自首、已经赔偿并取得被害人谅解、被告人系初犯且属于民间纠纷予以采纳,对被害人有一定的过错不予采纳。


  【案例评析】
  在故意犯罪案件中,如何才能更好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是每位辩护人所考虑的最基本问题。而在案的证据足以认定被告人王某某、陈某构成故意伤害罪,特别是案发现场的监控视频资料。据此,辩护人从有罪罪轻的角度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案的案件客观事实是被告人王某某、陈某故意伤害被害人王某,致其重伤二级。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起点就较高。辩护人只有穷尽从轻、减轻情节,才能更好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本案中,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某、陈某与被害人王某因琐事发生争执遂想报复被害人。根据《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第四条第(二)款第4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从重处罚,但同时具有两种以上情形的,累计不得超过基准刑的100%:(1)报复伤害的,增加基准刑的30%以下;”如果法院也认定被告人王某某、陈某伤害被害人王某的行为系报复行为,那么,法院应该对被告人王某某、陈某从重处罚。但本案审理终结后,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虽然未在判决书中对辩护人提出的本案不属于报复犯罪的意见作出评判,但是结合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并未认可公诉机关的指控。其次,根据《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规定,使用管制道具实施伤害行为和致人伤残的属于从重处罚的情节。辩护人通过仔细分析相关法条,本案的作案工具系家庭常见、常用的刀具,不符合管制刀具的相关法律规定,不应当作为从重处罚的情节。而本案虽然因被告人王某某的行为,导致被害人构成伤残,但是必须构成六级以上伤残才能作为从重处罚的情节,也不应当作为从重处罚的情节。最后,辩护人根据本案实际情况,提出被告人王某某罪轻情节。虽然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对于本案被害人王某具有过错的情节未予以认定,但是本案可以确定的是,被害人王某通过言语激化矛盾并邀约在案发地打架斗殴,对本案矛盾激化升级负有一定责任。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时,应当充分认定被害人的地位、作用,对被告人酌定从轻处罚。


  【结语和建议】
  本案系因民间纠纷引发的刑事案件,是故意伤害案件最主要的类型,这类案件多发生在熟人圈子之中,犯罪嫌疑人大多与被害人具有一定关系,由于被害人的行为直接或间接促成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且犯罪嫌疑人犯罪前多无动机和预谋,因为偶然事件引起的激情犯罪占据大多数,对社会治安的影响一般不大,通常只针对矛盾冲突的另一方。因此,司法机关在处理此类故意伤害案件时,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治安的其他故意伤害犯罪案件有所区别。刑事审判人员办理因民间矛盾引发的故意伤害案件,要综合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才能有效地打击和预防犯罪,化解矛盾、维护社会稳定。而民间矛盾引发的犯罪,本身就决定了其具有从宽量刑的特质,应是司法机关依法从宽处理的标尺,人民法院通过司法审判,更能显现此类司法精神。

上一篇: 没有上一条。